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 -> 專題報道 -> 正文

【晉越app】巴基斯坦任教記事(一)

發佈日期:2021-06-11  作者:劉家業 離退休工作處 點擊量:

前不久,學校檔案館《口述校史》記者約我談談19921994年我在巴基斯坦教授漢語的經歷,這勾起我對那段教學和生活的記憶。

初始不情願赴巴國任教

1992年6月10日,原一系兩位領導找我談話,通知我去巴基斯坦教課,並擔任中文系系主任的工作。我感到意外,不想接受這個工作,那裏工作環境艱苦,乾燥炎熱的氣候讓人受不了。但很快冷靜下來,自己是黨和國家培養多年的教師,我從事的工作就是對外漢語教學,跟家人商量後答應了。

就是這個一般人不看好的差使,也不是誰都能幹的,即使能幹也要有一定的資歷,需要經過審查。我填寫了“長期出國人員申請書”,提供個人簡歷、畢業文憑、職稱證明、主要著作和兩個人的推薦信五份材料要中外文一式三份。沒有面試,但須提供個人普通話和英語水平的錄音磁帶。在系電教室,我朗讀了兩首短詩《有的人》《大海》,一篇課文《考試》一篇《光明日報》上的散文;英語方面,選擇了北外許國璋主編的《英語》一、二冊中各一課文。盒式錄音磁帶連同五份材料於6月18日由人事處上交教委。

此後,沒有接到是否通過審查的通知,7月中旬在巴教師張丕謙來信告知,我駐巴使館已接到教委文件,派我赴巴任教,並説學院即將開學,催我儘快啓程。8月初,我去漢辦聯繫教材《普通漢語教程》的郵寄。之後我乘10月15日航班赴卡拉奇,第二天上午轉乘巴航飛往伊斯蘭堡,途中在拉合爾停留一個小時,於當地時間下午3點半到達伊斯蘭堡國際機場。

任教伊斯蘭堡國立現代語言學院

我任教的學校是伊斯蘭堡國立現代語言學院,該校設有漢語、英語、日語、德語、法語、阿拉伯語、土耳其語等多個語種。學院春秋兩季招生,除校長辦公室安有空調,所有辦公室和教室只有電風扇。學員七成為軍官,校長是少將軍銜。

中文系在一棟二層樓的樓上,三個教室、一個教研室和系主任辦公室,樓下有我國教委援建歸屬中文系管理的語言實驗室。中文系設有初級班、中級班、高級班和翻譯班(僅一人),後增設了夜班。每天上午8點上課。上午授課5節,第3節下課有半小時喝茶時間,下午1:20下課。夜班每週3次,下午4點至6點半。週五為休息日。

全系學生近百名,6名教師,2名中國教師,4名巴基斯坦教師系主任由中教師擔任。軍官學員有的來自卡拉奇等城市,他們住在旅店,吃在飯店,開銷比較大。他們思家急切,沒等考完試就想請假回家看妻兒老小,他們忙着購物、買車票。據瞭解,一些軍官學員文化水平不高,不會外語,他們學漢語不是出於自願,而是部隊指派的,學習積極性不高。儘管學校對他們考勤很嚴,但是有的還是挺散漫。一個初級班6個學生中2個是軍人,他們本來學習挺吃力,平時也不好好學習。一個剛學了十天就要請十天婚假;另一個姐姐結婚,因在外地也要請六天假,你不同意,就跟你軟磨硬抗。

巴基斯坦教師問題挺多,工作不安心、隊伍不穩定,3個女教員,一個要請長假去澳大利亞探親,實際是打算職去國外工作;一個嫌工資少,想跳槽(後來到中油公司工作);一個工作能力強,是教學骨幹,對中國教師關照多,但身體較弱。她們家住拉瓦爾品第,離校遠,道路擁擠,常有遲到甚至誤課的現象,比較散漫。這就加重了中國教師,特別是系主任的工作量。

工作要經受熱的考驗

伊斯蘭堡是座花園城市,人稱太陽城,也是一座火焰山。在這裏無時無刻都會讓人感覺燥熱,讓人難以忍受。陽春三月,這裏的陽光就已經十分強烈,曬得人睜不開眼睛,外出必須得戴太陽帽和太陽鏡。這裏的四月,即進入伏天,中午的太陽很毒,校車裏的鐵座椅烤得燙人,無人敢坐。到了五月,驕陽如火龍,進辦公室如同進蒸籠,桌子熱得像農村的火炕。白天陽光照射,大地在蒸烤,坐在室內會感受到熱浪從窗口、門縫湧進來,室內温度遠超人的體温。夜裏也要經受悶熱的折磨,摸着卧室牆像鄉下的火牆,熱烘烘的,空調停機不到半小時,涼氣全無,悶得人喘不過氣來。我在517日(星期二)的日記是這樣寫的:今天也許是我來伊斯蘭堡最熱的一天。9點在白樓32教室監考,陽光像毒蛇似地猛曬着樓頂,偌大個教室沒有空調,只有兩個吊扇在不停地轉,考生都搶着到吊扇下坐。風也很少,而且也是熱風。3個小時的考試,學生不停地喝水,僱員耐心地把水送到學生面前。兩個老師在前邊打盹,我坐在後邊,心情煩躁得不時地看着牆上的掛鐘。

住房寬敞麻煩不少

我和另一個中方教師住在伊斯蘭堡一條街的G區,這是個新住宅區,一座座別墅,多為二層小樓,排列有致,環境十分幽靜。我們入住的是兩層小樓,房租由校方負擔,水電、燃氣電話自付,由兩人均攤。上下樓各有3個房間,另有一個廚房、一個衞生間。我們在巴基斯坦各自起火做飯。樓上有個大陽台,可供人們乘涼休息或晾曬被褥,我們的電視天線(大鍋)架放在那裏。

這裏每棟樓後有一個一人多深的水窖,通常是用水泵將窖內的水抽進室內的水箱,然後開水龍頭使用。平時要注意別等水箱裏的水用光才開水泵抽水,否則會出故障,抽不上水。我們就出現過這種情況,找自來水公司的人來修理既費時又費錢。這裏的電話、電燈也常出故障,一般通過校方同電業局、電話局聯繫,較為可靠,不會拖很長時間。

伊斯蘭堡電力短缺,給人們生活帶來不便,家中有應急燈,以備急需。我在2月9日(星期二)的日記中寫到“進入2月以來一直沒有停電,心想剛買不久的應急燈只好等今冬再用吧,誰知午後從五點就開始停電,害得我電視劇《女人不是月亮》都沒看成。往常停電也就半個小時,可今天停了五個小時,把十天的停電量全補上了。儘管有應急燈,燈光微弱看不了書,不到十點就睡了。”5月16日(星期日)日記:“這兩天又遇到拉閘斷電,晚上正看電視播放的影片《啓明星》。忽然停電,老張用應急燈做飯,我只好到陽台乘涼。現在每天停電半個小時。

巴基斯坦是伊斯蘭教國家,這裏的婦女雖不穿黑袍只露出兩眼,我們同鄰居是“老死不相往來”,從不打招呼,自覺尊重他們的民族生活習慣。

分享到:

熱點新聞

熱點專題